桑桑

说爱了,就一辈子吧

bei宇哥哥和居老师呀,你们总说感谢我们支持镇魂,通透的觉得热度下去了我们就会走了。

怎么会呢,如果不爱如何会这班轰轰烈烈。

因为是爱啊,所以不会离开。

镇魂即将落幕,而我们不会离开。我说过呀,虽然迟到了但是我来了就赶不走了。

等镇魂过去了,还有bei宇哥哥的霍去病和绅探,居老师的知否,浮生,真朋友。

没有了赵云澜和沈巍,我们会有伯力和罗非,齐衡,罗浮生和井然,以后还会有更多属于你们的特别特别好的人物。

他们都是你们,你们是他们却也不是,你们是独一无二的白宇和朱一龙。

朱一龙这个温柔到骨子里的男人啊把我圈得死死的了。

你跟他说拨云见日,未来可期。他回你云上观景,周末快乐。

他点一杯棉云冷萃,要给粉丝点一杯棉云玛奇朵。一开始我觉得他可真暖,后来啊看到一个网友说,冷萃是苦的,而玛奇朵是甜的。看到的时候啊,眼睛酸酸的可心里啊酸酸甜甜的。

白宇呀看起来糙汉的不行,实际上呢细心的不得了。

称职的白主播满足粉丝们的所有要求,要唱歌就唱歌。什么?要看腿毛?行!

念阴兵斩那天晚上我很早就睡了,没赶上那场狂欢。

第二天早上很早,大概五点半的样子,我在马路边等教练来接我去练车。刷着特别的分组,看到了那条微博。我点开了,外放。

那声音有一点点奇怪,沙哑低沉,和他平时的声音相差甚远。是了,那是赵云澜当时的声音啊。我在清晨没什么人的乡村公路边低声尖叫,仰头把马上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收回去。

我也将会永远记得湖南广电前的四鞠躬,就是那一刻我听到了来自你们的回应。你们无声地回答,你们的喜爱我们都接住了,我们很开心。

感谢这个夏天的相遇,遇见你们是我这个六月最幸福的事。

哥哥们,冲鸭!

评论

热度(2)